当前位置:博雅彩票网 > 娱乐 > 影视 > 正文

从方寸舞台走向影视天地 年轻思维盘活“老戏服

网络整理 2019-10-06 02:55

  张斌正在制作戏服。  □记者 严松 摄

□苏报记者 严松

一把椅子坐上半天时间,一根细针穿引各色丝线,在姑苏区桃花坞一间不大的戏服工作室里,80后戏服制作人张斌正在为女装戏服的裙摆压褶。压褶不是一件轻巧活,褶的大小、长度都有讲究,完成了这一步,一件精致的女装戏服才算正式完工。

张斌赶制这一件戏服,已经有大半个月的时间,测量、设计、刺绣、裁剪、加工……十几道工序,一步都不能出错,只为了能保质保量地完成影视剧组的订单。“以前的戏服是唱戏的角儿穿的,现在的戏服要服务的人群不一样了。”张斌说,近年来,传统戏曲的受众面逐渐变窄,剧团也随之变得量少而精,穿戏服的人也从剧团演员,变成各路参演古装影视剧的明星,以及由此延伸到生活中的普通人。戏服制作这门老手艺的“朋友圈”正在不断“更新”,而戏服制作工艺,也随着消费群体的变化不断创新,逐渐走出国门,成为展现中国传统服饰文化的窗口。

“苏州戏服”有传统 80后专心传承老味道

“中国戏曲种类繁多、风格各异,不过有一样相同,便是唱戏的都有戏服,哪怕是个草台班子,再破再烂,行头一定要有一两件的。”土生土长的朱国贵做了40多年的戏服裁缝,如今的他已经是苏州市戏曲服装制作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,40年间,他经手的戏服不计其数,说起当年的戏服行当,他感慨万千。

戏服制作离不开刺绣和丝绸,而苏州一直是全国轻纺和丝绸的重要产地,这也让苏州的戏服制作行业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。“在苏州剧装戏具行业最为鼎盛的时期,苏州阊门内西中市、专诸巷、吴趋坊沿街,集聚了六七十家‘行头’和靴鞋作坊,这些作坊在当时生产和供应了几乎全国戏班子的剧装戏具。”朱国贵说。一件精致的戏服需要裁缝有深厚的功底,从开料、图案设计、绘图、刺样、印绘,到刺绣、成合缝纫,再到一些辅工,前后十多道工序,基本上是手工制作。此外,还要求戏服裁缝师对生活有着深刻体验,对艺术有着丰厚修养,对形象有着独特追求,还需要对历史时代背景准确把握。

正是这种对戏服的极致要求和得天独厚的条件,如今,不少年轻人也被戏服制作这个老手艺吸引,从全国各地会聚苏州,在老手艺中探寻新发展。今年32岁的杭州小伙张斌正是其中的典型代表,他扎根苏州十余年,不断摸索,传承与创新这种老手艺。“苏州的丝绸、刺绣,印绘、缝制、制革等手法都是戏服行业内的顶尖技艺,在这里能找到从业几十年的老师傅,这样才能传承老味道。”张斌说。

从舞台走向生活 明星、明星、素人都是新“粉丝”

传承老味道的同时,张斌这个戏服“小裁缝”的朋友圈也在不断扩展。今年,由于正导演的古装剧《鬓边不是海棠红》剧组找到张斌,为主演黄晓明、尹正等明星定制剧中的戏服。“这部剧是民国题材,其中有大量京剧演唱的镜头,因为想要体现出原汁原味的国粹风范,演员所穿的戏服十分关键。”剧组工作人员告诉张斌,戏服不仅要求原汁原味,还要能体现剧中人物所表达的爱国情怀,这样独特的设计还是要到苏州才能找到。为此,张斌带着团队连夜赶制,终于完成了全剧组所有演员的服装。

除了明星,张斌的“朋友圈”也有寻常百姓。今年七夕前,一位90后姑娘找到张斌,希望能找到既独一无二又能承载文化厚度的礼物,送给自己的男朋友。“古代女孩都喜欢用荷包表达喜爱之情,我也想让戏服制作师傅帮我设计一个独一无二的小荷包。”姑娘说。选布料、设计图案、刺绣、缝制……小小的一个荷包,不仅承载了戏服制作中的关键工艺,也吸引了90后这群年轻人的目光,成为这门老手艺的新“粉丝”。

从名角到明星,“戏服”技艺的消费“朋友圈”正在不断“更新”,“几十年前,戏班子多,每个月的戏服订单都像雪花般从全国各地飞来,大大小小的剧团是戏服行当主要的消费群体。”张斌说,如今,当初的消费主力军从大小剧团逐渐变成中央京剧院、重庆川剧院、浙江昆曲团等一线剧团的名角,甚至影视明星、相声演员、普通人,戏服制作变得“接地气”了,这种精美的服饰也走进了更多人的日常生活中。

展示中国服饰文化 传统戏服要“与时俱进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