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博雅彩票网 > 新闻 > 社会 > 正文

幸福的生活怎么来——广西创新基层社会治理工作观察

网络整理 2019-10-06 17:16

原标题:幸福的生活怎么来

  【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——新时代新作为新篇章】

  金秋时节,广西宜州区合寨村,洋溢着喜迎国庆的氛围。村委主任兰锋西装革履,精神十足地向慕名而来的参观者介绍:20世纪80年代初,我们村成立了新中国第一个村民委员会,由此掀开了“村民自治”新篇章……

  “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。”兰锋说,几十年来,合寨村凭借“村民自治”这个传家宝,实现了“小事不出村,矛盾不上交,平安不出事,服务不缺位”,村民们过上了富足安康的幸福生活。

  合寨村是广西提高基层社会治理能力的缩影。从保障群众选举权、决策权、参与权、监督权的制度,到成立党群理事会、农事村办、村务公开等,一系列创新基层社会治理经验和做法,正在八桂大地生根开花结果。

  一家有事大家帮

  “一家有事大家帮”,这是合寨村早已不成文的规定。

  “这家出点力,那家舀点米,事情就办起来了。”兰锋说。发动村民互帮互助的,是合寨村村民议事会。成员由村民不记名投票产生,在村委领导下,“议”着村里的大小事情。

  “议事会有着更贴近村民生活的优势,更能体现村民互帮互助的团结精神:哪家房子坏了、电不通了、水管漏了,找议事会准没错!”兰锋说,合寨村党总支把村务决策权交给群众,决议公开,结果公开,赢得了村民信赖和支持,36年来没有发生过一起刑事案件。

  这样和睦的景象,在广西基层俯拾皆是。桂林市恭城瑶族自治县以“三心三治一守”为载体,倡导全县人民崇尚忠孝心、敬畏心、互助心,实现基层自治、法治、德治,做到人人守规矩,实现平安共建共治共享。

  “对群众利益相关的事情不‘大包大揽’,而是划清‘行政权力’与‘自治权利’的边界,让基层自治组织回归村民居民自治本位,让村民居民参与同其切身利益相关的社会事务,达到自我提高和基层善治。”恭城瑶族自治县县长黄枝君说,政府主要做好监督,确保基层自治在法律允许的框架内开展,引导基层自治自觉接受社会道德规范的约束。

  在“三心三治一守”规范下,恭城各村屯立有村规民约、办有老人协会,红白喜事专人操办,团结互助、勤俭节约、移风易俗的良好风尚成为常态。各村因地制宜、因村施策,既呈现“遍地开花”,又呈现“一村一品”:栗木镇常家村将族谱家训融入活动中,成为基层善治的典范;嘉会镇泗安村倡导“马上办、连夜干”,举办“微马”比赛、刨柿节等活动,成为脱贫示范村;西岭镇莫家坪将中华美德、公民道德、村规民约融入普法宣传,实现周边“三县之交”和谐相处……

  有所呼必有所应

  在钦州市浦北县白石水镇良田村番石榴种植园内,满园番石榴挂满枝头。“村里135户贫困户依靠种番石榴,走上了脱贫致富之路。”种植大户梁帮财说。

  番石榴种植之初,遭遇严重旱情,种苗几近枯萎。村支书甘荣到良田片区党建工作站求助,问题逐级反映到浦北县委。县委将这一情况“挂号”,纳入层级联动解决群众难点热点问题台账,最终由县水利部门派出小分队,彻底解决了村里农田灌溉难题。

  问题的快速解决,得益于当地畅通的“层级联动机制”。针对基层群众诉求反应慢、解决难的问题,浦北县建立了“村(社区)-党建工作站-镇党委(政府)-县委(县政府)”四级联动机制,共同收集、解决基层群众反映的热点难点问题。

  这一工作法得以有力执行,关键环节是在镇与村之间设立了党建工作站。“党建工作站将党组织的触角延伸到群众中,着力解决联系服务群众‘最后一公里’问题。”浦北县委书记韦业葵表示,工作站通过层级联动模式,把各级党委(党组)“一把手”纳入其中,由县党建工作领导小组负责统筹协调,对收集汇总的各种问题进行“挂号会审”,让小事不出村、中事不出镇、大事不出县。

  当前正是动物防疫关键时节,百色市田阳县那满镇新立村养殖大户陆宝德养了5000多只鸡,因不掌握防疫技术,向镇政府产业服务中心求助。中心派出技术人员进行指导,解了陆宝德的燃眉之急。为推进“农事村办”常态化、制度化,百色市把乡镇干部力量整合成“一办三中心”,即乡镇党政综合办公室、产业服务中心、社会服务中心和政策法律服务中心,实行企业化管理,各司其职,负责收集、梳理和解决群众反映的问题。